第63章 出手

2023-05-27 作者: 央吉拉
  当天深夜,一辆马车停在距离御史府百十步之外。

  车内除了李令月和崔待诏,还有一袭黑衣打扮的刘诚。

  刘诚已经除去镣铐,他揉了揉手腕,表情凝重地看向李令月,沉声问道:
  “公主,我要的东西,你办到了吗?”

  李令月知道他这是在跟自己当面兑现承诺,也不气恼,从衣袖中抽出一道圣旨递了过去。

  刘诚眉心一展,有些期待地双手接过。

  这是一道赦免刘诚妻儿和老母的圣旨,是李令月给刘诚作出的承诺,圣旨上盖有李治的皇帝玉玺,是刘家人最后的保命符。

  刘诚长舒一口气,将圣旨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,然后对李令月一抱拳:

  “公主,若是没别的吩咐,我就按您的计划行事了!!”

  李令月点点头,刘诚再不迟疑,一撩帘子,跳下马车,往御史府而去。

  “咚咚咚!”

  御史府老旧的木门被刘诚叩响。

  不多时,里面亮起一丝灯火,那个叫敏儿的丫鬟手持着一枚蜡烛,将木门缓缓打开。

  待看清楚来人是刘诚后,敏儿丫鬟的脸上微微泛起一丝惊讶:“是你?”

  刘诚抱拳笑道:“正是卑职,请问敏儿姑娘,老师可否在家?”

  “老爷不在!请刘都督速速离开!”敏儿很不客气地撂下一句话,随手就要关门。

  刘诚也不再客气,伸手把着木门,对敏儿淡淡地说道:
  “那正好,烦劳敏儿姑娘替我转告给恩师一句话:请恩师于今夜丑时一刻,带学生的妻儿和老母来城东驿站!否则……”

  刘诚说到此处,身体往后退了两步,然后脸色一变,继续道:“否则,他母亲性命不保!”

  刹那间,十几个黑色身影掠过头顶,往杨阔老娘的屋内杀去。

  开门的敏儿猛然掷出蜡烛,身形一闪,速度极快地朝刘诚攻去。

  早有防备的刘诚已经被几个黑衣人保护起来,她们手持短刃,与敏儿进行生死搏杀。

  院子里面,老夫人身边的另一个丫鬟秋儿,手持着一把利剑,与十几个黑夜人打得有来有回,丝毫不落下风。

  与此同时,御史府周围十几处民房里,迅速涌出百十个持着军弩的人,这些人有男有女,全部都是百姓的打扮,他们是杨阔长期布置在自家周围的眼线和死士。

  在刘诚进入巷子的那一刻,刘诚的举动便在他们的监视之中,等到一动手,这些人在第一时间也开始了反击。

  一条不足百米的小巷,竟然有百十个手持军弩的死士镇守,而且还有两个丫鬟装扮的高手保护,难怪刘诚这些年一直不敢硬闯。

  好在李令月根据刘诚的情报,提前做了部署,在死士发动攻击的第一时间,外围的牡丹内卫伺机而动,像上次一样,迅速接管战场。

  崔待诏带着李令月站在车顶上看着这一切,刘诚很快被护卫送了出来,一见到李令月,便急切地催促道:

  “公主,若是再不动手,她们恐从密道逃走!”

  根据刘诚的交代,杨阔的小破院里建了多条密道,其中一条是通往太岁庄,剩下的几条,刘诚自己也不知道。

  李令月心里也很焦急,但见崔待诏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,自然也不好意思催促。

  崔待诏倒是很识趣主动请缨:“公主稍后,婢臣去去就来!”

  “嗯,千万小心!”关键时候,李令月也不客气了。

  崔待诏脚下一点,身形快如闪电,眨眼的功夫,就飞进了杨阔的院内。

  不多时,小巷子又恢复了宁静!
  百十个死士全部被杀死,两个小丫鬟,一死一伤,杨阔的老母和结发妻子,被双双请到了一辆马车上。

  得手后的刘诚,比李令月还要激动,他亲自驾驭马车,往城东的驿站而去。

  时间一点点流逝,位于东郊的驿站,灯火通明,大门敞开,刘诚坐在大堂里,等着杨阔来交换人质!
  驿站的二楼,李令月和崔待诏则藏在一间客房里,轩窗半掩,查看着楼下的一切。

  丑时一刻,刘诚期待的妻儿老母和杨阔一个也没出现,大门外,走进了一个满身补丁的中年和尚,待看清他的相貌,李令月一下被惊到了。

  那和尚不是别人,正是南山寺的主持方丈。

  刘诚看清来人后,也明显一愣,随即失声笑道:

  “原来如此,想不到南山寺的空寂方丈,竟也是恩师的人,这么说,我的妻儿是被藏在南山寺了?!”

  “阿弥陀佛!”空寂方丈双手合十,讪笑道:“贫僧专程来送刘都督上路,刘都督有什么话,到地府后可以问地藏王菩萨!”

  空寂话落,顷刻间杀意骤起,他变掌为拳,朝刘诚攻了过去!
  隐藏在暗处的牡丹内卫立刻闪身抵挡,谁知空寂势大力沉,几个围攻的内卫直接被震飞了出去。

  正在这时,二楼的窗户大开,崔待诏像利剑一样射向空寂,两人一个照面,拳掌相触,爆发出剧烈的响声。

  简单的一个回合,俩人同时受伤,崔待诏嘴角流出一丝鲜血,而空寂被打退两步,身子触碰到桌沿,才堪堪站住。

  “阿弥陀佛,敢问施主是哪门哪派?”空寂眼神炙热,崔待诏的出现,激发了他的战意。

  崔待诏一抹嘴角的血丝,鄙视道:“老秃驴,姑奶奶的师门,你也配知道!”

  “哈哈哈哈!”空寂放声大笑,双手再次合十:“那贫僧就打到你自报家门为止!”

  说罢,两人再次缠斗在一起。

  几个回合下来,崔待诏渐渐有些招架不住。

  虽说她身法灵敏,招式狠辣,但空寂却是内力充沛,拳法刚猛,每挥出一拳,都势如破竹。

  两人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,李令月已经下到楼下,眼看崔待诏快要撑不住了,她脑子飞转,不断地想着对策。

  “轰”的一声,崔待诏硬生生地挨了一拳,整个人倒飞出去,后背撞击在木柱上,“哇”的一口鲜血喷出。

  “阿弥陀佛!”空寂得意地双手合十,一步一步逼近崔待诏:“这回可以说了吧!”

  “呸!”崔待诏吐出一口血痰,仍旧鄙视地说道:“老秃驴,别高兴的太早,鹿死谁手,还不知道呢!”

  “那贫僧就先送你上极乐!”

  说罢,空寂再次攻了上去,李令月赶紧大喊一声:
  “臭和尚,本公主在此!还不束手就擒!”

  空寂回头一看,轻蔑地笑道:“原来是公主,那正好,今夜一个也别想走!”

  李令月挑衅地掏了掏耳朵,无比自信地说道:

  “臭和尚,别吹牛了,本公主就站在这儿,有种来杀一个试试!”

  “阿弥陀佛!”空寂飞身冲向李令月,欲将她一拳打死。

  “不要!”崔待诏大骇一声,哪管得了伤痛,手中突地多了一把短刃,奋不顾身地冲向空寂。

  李令月瞳孔迅速放大,肉眼可见空寂的铁拳正向她袭来。

  她没有闪躲,而是头皮站稳身子,准备迎接空寂致命的一拳。

  非是李令月不畏生死,而是她在等那个躲在暗处的石清风出手。

  说实话,她也不敢百分之百断定石清风会不会出手,她甚至跟对方都没有正式见过面。

  在她被杨秀秀俘虏那次,石清风的确出手救了她,但那种救法,更像是只负责维持她最基本的生命特征。

  前两天被刘诚行刺,要不是何山提及,她都不知道石清风曾出现在她的车顶上。

  今天又被崔待诏提及,感觉这个石清风应该是很厉害的样子,通过分析石清风的行事作风,李令月猜想,这个冷酷男不到万不得已,是绝对不会出手的,除了李治和自己,其他人在他眼中,死不死都毫无关系。

  所以李令月只能冒险一试,以自己的安危逼石清风现身。

  果然,当空寂的拳头距离李令月额头只有一寸的时候,一道白色的闪电如期而至,李令月的耳畔响起了利剑出鞘的声音。

  “嗤、嗤”两声闷响,石清风的剑刺进了空寂的咽喉,而崔待诏的短刃也没入了空寂的后背。

  两大高手同时前后夹击,空寂的狂妄和大意,让他付出了死亡的代价。

  李令月心脏‘砰砰’直跳,白衣飘飘的石清风,就站在她的身旁,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跟这个冷酷男站在一起。

  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,李令月贪婪地深吸一口,眼眸瞥向旁边的这个男人。

  只消一眼,就看得丢了魂儿……

  这绝对是一个好看到让人心疼的男子。

  任何华丽的辞藻都不足以形容他的俊朗。

  他就像一个不染尘世的仙侠,给李令月最直观的感受就是:可远观,而不可亵玩焉!

  ‘好看,真他妈的好看,这确定是个带把的?’

  她甚至都怀疑对方女扮男装。

  但看到对方修长的手指,隆起的喉结……

  “咕噜”一声,她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,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:
  他应该很……大吧!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