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言情小说 > 嫡长女她不好欺 > 第199章 放开

第199章 放开

2023-06-15 作者: 清酒甜虾
  第199章 放开
  这间地牢里,间隔出来一个小屋,里面有一张书案。

  两人隔着一张书案相对而坐。

  “你不怕我伤害你吗?”马丁不明凌清的意思。

  昨日是他领着城民去闹的凌府,还把大门给砸了。居然都不怕他!

  “不要被我的外貌欺骗了。”凌清抡起自己的小拳头:“这个拳头没有你看到的那么弱小。”

  马丁笑了笑,不就跟半个白馒头那样,又小又棉呼。

  凌清不介意他的不以为意,只道:“你为什么要来凌府闹?”

  “就是为城主夫人打抱不平呗!”马丁小心翼翼道:“城主夫人把凌府管的那么好,还对我们老百姓贡献那么多,她被冤枉了,自然想为她出头。”

  “那凌晗和凌昭又做了什么贡献?”

  马丁瞄了凌清一眼:“有城主夫人这个顶梁柱在,不管她女儿儿子如何,都是好的。”

  凌清蹙眉,能让城民敬仰,蒋情真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好事?
  “那昨日咬毒自尽的十个人,你认识?”

  马丁点头:“认识,就是他们轮番怂恿我来凌府闹的。”

  “怎么怂恿?”

  “就是昨日我反驳你,说的那些不满,全都是他们一遍一遍在我耳边叨念,那时候我脾气一上来,就全念出来了。”

  马丁说完又补充道:“一字不差。”

  凌清狐疑:“你自己没意识吗?”

  “有意识啊!但整天听这些念叨,不用记都能听熟了。”

  “在哪里听?”

  “悬济堂。”

  “你去悬济堂干什么?”

  “我家老母亲身体有老毛病了,每日都要喝汤药。抓药的钱又不低,还时时凑不齐药材。”

  马丁一脸愁容:“只能天天去悬济堂打点那些药童,叫他们帮我留意一下药材,或者能给留就给留一点。”

  “药材凑不齐?”凌清满脸疑惑。

  “对,说是仓库没药了,新进的又还没到。来的货又少,整日来瞧病抓药的人大多都需要这药,所以就不够了。”

  “什么药材,那么稀缺?”

  “三七,有时候连白及都会没有。反正这两样都是稀缺药材,轮着来的。也是因为缺药材的缘故,小的找古平哲闹过几次。”

  “怎么闹?”

  “吵架,差点动起了手。要不是他的药贵、还缺斤少两,我才不会气的那么冲动。。”

  “抓药还贵?”

  按理说,独城的物价一般都比外地的物件高一些,都是按照百姓的生活水平来定的价。

  而能在独城生活的人,收入也不会比别国的低。

  加上隔壁还有个商城,买什么东西都便宜。就是有点距离,城民们也不会为了便宜那点钱,就专门跑去商城。

  除非要的东西需要大量。

  “对于以前来说,自然就不贵。”马丁忿忿道:“自从独城颁布了那什么,接收新城民后,城里就多了收保护费的人。”

  “月月要保护费一两银子;天天要清扫费一百文钱。而且,现在的生意比以前也难做了,那够日日付那么多钱!”

  “报商会了没有?”

  “报了。”马丁气馁道:“没用。不管多少次,他们给的答复就是正在处理了,要小的等等。”

  “等等等,都等了两年多了,还叫小的等!”马丁又小心翼翼的瞅了凌清一眼:“后来找上了城主夫人。”

  “嗯?”

  “找了城主夫人后,我们这些百姓就好过一点了。保护费两个月收一次,还是一两银子。清扫费也改成十日一交。”

  凌清反问:“就这样,你就很感谢蒋情?”

  “不止啊!那些收费的人肯隔那么长一段时间来收费,还不加价,那是因为有城主夫人帮我们垫付。”

  “城主夫人都帮我们垫付两年了。一共三十八户人家,得付多少钱!”马丁神色惭愧:“要不是帮我们垫付了,凌府不至于过的那么艰难。”

  凌清眯眼,就算垫付也不会把凌府亏的那么穷:“谁告诉你凌府过的艰难?”

  “城里的人都知道这件事。住在南角巷的,都是听收保护费那些人说的。”

  “现在还收吗?”

  “收啊!”

  “那现在的蒋情,还帮忙垫付吗?”

  马丁垂下头,发觉自己说错话了,此刻,连偷看凌清是什么神色,都不敢偷看了。

  凌清瞬间明白过来,什么为蒋情报不平,马丁他们不过是怕没人帮忙垫付那点保护费!

  不然,那么多人,难道就没个有脑子的?
  凌清不信,人最怕麻烦,哪能那么容易就被怂恿到,去大闹城主府!

  除了这个原因,她还真找不到什么原因!
  反正不可能都中了噬毒。

  马丁紧张的手直发抖。

  凌清捧起卫秋准备好的茶水,吹了吹悬浮在水面上的茶叶。

  她看了眼抬头低头许多次,都依旧在犹豫的马丁,淡淡问道:“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,你都要想半柱香的时间吗?”

  马丁突然匍匐在地,八尺高大的男人哭了:“她没有垫付了。小的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,若是不闹,那些收保护费的人就会拿家人性命做要挟。”

  凌清刚想抿口茶,听到马丁的话,直接放下茶杯,淡淡道:“哦?怎么要挟?”

  “那十个歹人就是收保护费的人,派来监视我们的,要是我们不按照他们说的做,就要没收我们的家产,赶我们去贫民窟。”

  马丁吸了吸鼻子,接着道:“还拿我们的家人做要挟。为了不连累家人,以及同邻们,所以才把罪名全揽在自己身上。”

  “姑娘,大姑娘,求你救救他们吧!”马丁始终没有抬头,他自觉无颜面对凌清:“只要你放了城主夫人,放了就好!”

  “放了又如何?不放又如何?”

  “只要放了,他们就不会要挟我们了,我们也能过上以前的生活。求你,就让一切回到以前,求你了!”

  凌清缓缓站了起来:“回到以前?回到哪个以前?”

  “回到蒋情为你们垫付保护费的时候?”

  “还是回到以前,城主带领你们一起致富的时候?”

  马丁猛得抬起头,脸上都糊满了眼泪,他低低问道:“刚才,你说什么?”

  凌清勾唇:“我说了很多话,你指的是哪句?”

  “回到城主带我们一起致富的时候。”马丁咽了咽唾沫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  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。”

  马丁不太相信,他看着凌清那张铺满坚定的小脸,摇了摇头,‘不可能’三个字,却说不出口。

  (本章完)
关闭